登录客服 |

扫描或点击关注
中金在线客服

使用财视扫码登陆 中金二维码

下次自动登录

登录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

其它账号登录:新浪QQ微信

手机网
首页>>财经>>产业经济>>  正文
精华推荐 财经号
博客 热门话题 直播

天赢居:日线一浪完美冲顶吴西:春节送红包行情到了

玉名:第八次刺破60日线了曹先生:高低切换特征明显

徐小明:周一股市的操作策略心情:股民每日操盘必读

龙头:乘胜追击本周开门红一狼:一张图预测大盘走势

大卫:站稳60日线迎春季攻势彬哥:2600有休整可能

潘益兵:周一早间市场信息纤虹:突破但要防一种走势

拾金客:节前还有上涨空间李清远:行情望进一步走高

  • 全国多地叫停门诊输液最新!2019年的24个预言
  • 史上最贵离婚!世界上第一张月球背面全景图来了
  • 偷拍产业链下14亿人无隐私“附近的人”背后黑产
  • 央行直接入市买股票?回应来了全球癌症统计出炉
  • 和父母住,成功省下买房的钱平均招聘薪酬8096
  • 坑了70万考生的公司垄断报考?当心假个税APP
  • 徐小明 天赢居 波段之子 洛阳上官 幽兰行天下
  • 刘正涛 秦国安 龍哥论市 狙击牛熊 实战教父
  • 山东虎子 牛家庄 孔明看市 A炼金师 先知窝窝
  • 灵枝 旗帜先明 短线高手 牛传千股 龙头1988
  • 鸿牛 短线王 律动天成 海西一狼 五域论湛
  • 狗蛋 李博文 波段龙一 股市猎枪 涨停板老黄
  • MORE图说财经

    华为联想证词曝光,高通曾威胁中断供货

    2019-01-12 13:46:20 来源:中新经纬 作者:钱童心
    分享到
    关注中金在线:
    • 扫描二维码

      关注√

      中金在线微信

    在线咨询:
    •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客服

      简介:华为证实了高通确有拒绝或者威胁拒绝向华为供应芯片。华为曾经想要高通三模的TDSCDMA的芯片,不过高通拒绝提供,除非双方签订专利协议。

      作为FTC诉高通庭审案最早的证人,华为和联想的证词引起高度重视。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两家公司的两份证词,华为任职12年的法务总监于南芬的证词非常强烈。

      于南芬在证词中证实了高通确有拒绝或者威胁拒绝向华为供应芯片的情况。她提到华为曾经想要高通三模的TDSCDMA的芯片,不过高通拒绝向华为提供,除非双方签订专利协议。

      要么终止协议 要么延长协议

      于南芬在证词中表示,2013年华为延长了CDMA零部件的订购专利协议,才免于被高通中断供货。她确认高通对华为表达威胁的人正是苹果采购副总裁Tony Blevins在周五的庭审中反复提到的关键人物_时任高通技术许可业务副总裁Eric Reifschneider。

      “我记得他们说如果我们不延长CDMA的专利授权协议,他们就会停止向我们供应芯片,但这会中断华为的业务。”于南芬表示。

      FTC在庭审中向华为证人出示了多份企业内部邮件作为证据。在回答FTC有关华为是否有意让专利授权协议过期的问题时,于南芬回答到:“行业的惯例是当一份协议到期后,就重新讨论一份替代的协议,这不仅仅只针对高通。但是高通从来不给我们这样的时间来考虑,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需要考虑重新商定协议,那么他们就会停止向我们供货,所以他们只给我们两种选择,要么终止协议,要么延长协议。”

      在被问到华为为何不向高通的Reifschneider先生本人沟通,了解其它能够避免停止供应芯片的替代方法时,于南芬表示,根据华为和高通双方长期的沟通以及高通口头表达的意见,华为认为这是高通的威胁,所以并没有寻求其它解决途径,只是同意签署任何形式的专利授权协议。

      FTC对另一份华为和高通之间关于WCDMA和LTE专利授权的协议签署邮件提出质疑,双方在2014年12月中旬签订协议,但事实上,协议已经于2014年7月1日就开始执行。FTC就为何华为提前履行协议质问于南芬。

      于南芬表示华为别无选择。她说道:“首先,我们对高通的芯片有依赖和需求,其次,我们已经有在法律效力内的针对之前WCDMA的协议,而且这份协议没有期限,意味着我们将永久支付专利费。”她还补充道,如果与高通签署的任何协议,都要包含LTE相关产品。

      此外,于南芬还指出,在另一份2003年高通与华为之间关于CDMA零部件订购专利协议中,主要条款规定了华为对购买高通芯片所需支付的专利费做出的“购买承诺”,也就是说在该协议下,华为必须购买所有高通的CDMA芯片,如果有一个芯片是来自其它供应商,那么就将向高通支付更高的专利费率。这一条款直到今天依然适用。

      高通拒绝向任何厂商授权“权利用颈专利

      最后,在另一份关于专利保护双方权利义务定义的协议中,华为指出高通有意将一项特定的芯片排除在协议之外,未纳入高通专利授权,华为必须通过另一份独立的协议来与高通签署针对该项芯片的专利授权协议。华为认为这是高通想通过这一条款避免“权利用颈(exhaustion)之嫌所故意采取的措施。

      对此,Mueller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高通很害怕权利用荆权利用尽有两方面,其一,是如果高通出售一款芯片,意味着所有关于这款芯片的专利都将无法再被收取专利费,但是高通强迫客户获取这些专利,这也是苹果公司对其发起挑战的主要原因。其二,如果高通向其他芯片制造商授权了专利,那么高通也不能向这些芯片制造商的客户再次征收专利授权费。权利用尽意味着你已经通过销售或者专利授权获得过回报,无法再次从中获利。”

      在于南芬的证词中,她提到华为希望高通向华为海思授权一项已经权利用尽的专利,但遭到了高通的拒绝。原因是高通不希望海思获得芯片供应的能力,从而影响高通向华为海思的智能手机设备客户收取专利授权费。

      Mueller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不仅仅是华为,三星、联发科、英特尔都同样想要高通权利用尽的授权。“但是不管谁问他要,高通都不给。”Mueller表示。

      在联想知识产权副总裁Ira Blumberg的笔录中,他也明确提到了高通的专利费定价过高。Blumberg表示,诺基亚、爱立信和InterDigital的定价要低得多。他还提到,高通过去就有威胁向那些对其收费标准提出质疑的客户停止供货的先例。

      Blumberg也在庭审中将矛头指向了高通前高管Reifschneider。他说道:“联想当时向高通团队表达希望考虑是否终止专利授权协议。Reifschneider先生表现得非常平静,他告诉我们随便怎么都行,如果我们决定了,我们将无法再向高通购买芯片。”

      Blumberg对Reifschneider的轻蔑感到震惊。“我当时还多问了几个问题来确认他是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他就是这个意思。”Blumberg表示,“我确认这就是高通的政策,也就是除非你签署专利授权协议,不然就得不到他们的芯片。”

      Blumberg还在证词中提到,高通与联发科曾经签署了专利授权协议,并且规定了一项条款,联发科只能向其客户销售高通的芯片,这意味着如果联想终止与高通的专利授权协议,也可能受制于高通,无法从联发科方面得到芯片,而这些芯片将覆盖全部的中高低端产品。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