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推广|客服 |
手机网AndroidApp IOS
手机网AndroidApp IOS
欢迎您,
中央又出一张王牌 一“高大上”词汇火了
“供给侧改革”,最近几天,你是不是经常看到、听到这个词?11月10号到18号,前后9天,中央4次提及“供给侧改革”,它的全称是“供给侧的经济结构性改革”,这一概念成为当下中国经济领域最热的词汇。那么到底什么是“供给侧改革”?
中央又出一张王牌 一“高大上”词汇火了

“供给侧改革”,最近几天,你是不是经常看到、听到这个词?11月10号到18号,前后9天,中央4次提及“供给侧改革”,它的全称是“供给侧的经济结构性改革”,这一概念成为当下中国经济领域最热的词汇。那么到底什么是“供给侧改革”?

  

到底有多火?中央9天4提

  

11月10日

  

习近平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首次提出了“供给侧改革”,指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

  

11月11日

  

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次强调“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扩大内需”。

  

11月17日

  

李克强在“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上强调,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

  

11月18日

  

习近平在APEC会议上再提“供给侧改革”,指出要解决世界经济深层次问题,单纯靠货币刺激政策是不够的,必须下决心在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方面做更大努力,使供给体系更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

  “供给侧改革”到底是啥意思?

  
中央又出一张王牌 一“高大上”词汇火了
  

事实上,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供给侧改革,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艰涩难懂。大道至简,供给侧改革蕴含的经济思想非常朴素:我们总希望在一个运行良好的市场上,实现供需两端产品(服务)数量、结构和层次的总体匹配,这样买家(需求侧)能以合适的价格,买到他需要的东西;卖家(供给侧)则可以适当的盈利水平,把东西卖给需要的对手方。实现供需平衡,这几乎是所有经济政策的最终出发点和落脚点。

  

我国目前就是处于严重供需不平衡的情况:一方面商品过剩,再打折促销也无人问津;另一方面许多人为了一副马桶盖、一个电饭煲、一罐婴儿奶粉,不惜万里,走出国门求购;此外,房地产也处在严重库存和一大波购房需求者同时并存的状态。“生产过剩”其实只是“生产错误”。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就是来解决这种现状的。

  

“供给侧改革” 将改变你我生活

  
中央又出一张王牌 一“高大上”词汇火了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评论)

  

(中金在线综合央视财经、杭州日报、浙江日报、央视新闻-评论)



中央为何力推供给侧改革?深度解读!

“供需错位”已然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大路障

  

东方证券认为,“供需错位”已然成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大路障。住房、教育、医疗甚至打车等问题无不透视着有效需求的不足,一般周期性的宏观经济政策主要是在潜在增长率到一定的时候通过刺激需求端实现经济的平稳增长,摊平经济周期。

  

但是,从长期看,经济增长取决于长期潜在增长率,也就是资本、劳动力和技术进步。所以要实现长期可持续增长,仅靠需求侧的政策是不足的。必须通过改革、经济结构调整和科技进步,来提高潜在增长率,也就是改善供给侧。

  

供给体系和结构至少存在六方面问题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强调,经济结构性改革也是一项长期性的任务,在工作方针上,我们在战略上坚持持久战,持续的推进;在战术上要打好歼灭战,不能因为是长期任务,近期就不作为,必须马上行动起来。

  

“十二五”规划曾提出扩大内需的战略。杨伟民说,五年来这一战略取得了明显的成效,经济总体上保持了中高速的增长,初步估计可能会年均增长7.8%,这也是超出了“十二五”规划提出的目标。

  

不过,目前经济还在下行、工业品价格在持续下跌、企业效益下滑。扩大内需,特别是扩大投资的效果开始递减了,再用需求不足显然已经无法解释。

  

杨伟民称,现在的问题,虽然也有需求总量和需求结构方面的原因,但主要原因可能不在需求侧了,病根在于我国的供给体系和结构,至少存在以下六个方面的问题,从而带来了目前经济下滑、投资减速、价格下跌和效益下滑等。

  

第一,我国的供给体系总体上具有外向型,现在外需减少,有些产能过剩。转向内需当然是一个方向,但需要经历痛苦的过程,有些甚至可能无法转向内需。

  

第二,过去主要是面向低收入群体为主的供给体系,没有及时跟上国内中等收入群体迅速扩大而变化了的消费结构。值得关注的事实是,同一件产品出口的品质就高一些,卖给国内的品质就差一些,迫使很多中等收入群体出国买“中国造”。

  

第三,过去供给体系能适应排浪式消费,但满足多样化、个性化消费的能力相对比较差,总量上产能没有问题,但结构上存在着花色、品种、规格、安全性等满足不了消费需求这样一些问题,所以有些消费流向了国外。

  

第四,有些产业,产能已经达到了物理性的峰值,价格再怎么降,产品也很难卖得出去,再怎么扩大投资,需求也很难消化现有的产能。同时有些产业,达到了资源环境约束的承载能力峰值,如果以全球消费量为我们自己的产能峰值的话,我们就不得不忍受更加严重的雾霾。

  

第五,我国的供给体系,总体上是一种中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供给不足。传统产业产能过剩,同时存在着结构性的有效供给不足,比如说平板玻璃我们严重过剩了,但电子用的平板玻璃,电视用的大平板等我们还是不能生产。风电设备总体过剩了,但控制系统和不少零部件我们需要进口。

  

第六,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提高过快,有些方面的成本,不仅高于其他中等收入国家,甚至高于高收入国家,表现出“未富先贵”的现象。国民收入还是中等收入,但生产经营成本却达到了高收入国家的水平。这样的结果是,一方面产能过剩,产品不好卖,另一方面成本进一步提高,企业两头受压,削弱了企业特别是实体经济企业的盈利能力,所以说高成本是供给侧最致命的硬伤。

  

杨伟民说,成本高是多重因素造成的。有体制僵化,比如说电力垄断、银行垄断、中介服务的垄断;有超越阶段的过渡福利化倾向带来的,免费的午餐越多,意味着宏观的税负必然要高,必然要抬高成本;有些属于政策方向上是正确的,但实施中的进度、平衡度、方式方法把握的还不够精准。比如说,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当然是十分必要的,主要应该促进农民工及其家庭成员的市民化,促进他们进入劳动生产率更高的部门,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缩小差距,如果更多的依靠增加转移性的收入,依靠补贴,最终会转嫁到企业的成本当中。

  

此外,扩大内需政策具体实施过程当中,有些政绩工程、没有回报的投资,以及结构调整中僵尸企业难以及时出清等,也间接转嫁过来不少成本。有地方认为,这些投资早晚要投的,但问题是,一定时期、一个地方的财力总是有限的,建设规模超出财力就要负债。

  

杨伟民说,如果所有的地方都这样做的话,既在宏观上倒逼了货币发行,又占用了有限的资源。比如说,僵尸企业产品已经没有市场了,长期亏损,但靠地方的财政补贴和银行的续贷,僵而不死,也占用了资源。在实体经济盈利能力下降、投资回报率下降的时候,一部分货币只好在金融系统内部自我循环、以钱炒钱,所以我们经济的金融化、债务化程度不断加深积累了不少的隐患。(来源:华尔街见闻、第一次财经网站)



供给侧改革背景下选股策略(三大方向、四大主题、九大行业)

历史经验表明,划定重点领域,进行重点突破是让改革达到最高效率的最好办法,越是针对性强的改革越是如此。那么,“供给侧改革”的重点领域是什么?

  

10月8日至10日,中央财办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在广东考察时的讲话,给出了部分回答。刘鹤表示,要大力推进市场取向的改革,更加重视“供给侧”调整,加快淘汰僵尸企业,有效化解过剩产能,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不断提高全要素生产率。要把增强企业活力放在突出位置,坚持基本经济制度,引导好社会心理预期,重视产权保护和知识产权保护,完善商业法制,切实发挥企业家重要作用,着力营造扶商、安商、惠商的良好市场环境。这预示着,在产业层面,淘汰僵尸企业,化解过剩产能,激发企业活力,将是“供给侧改革”的重点领域。

  

此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重点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在减产能方面切实加大力度,取得实质性进展。

  

目前,对整个中国经济,大家普遍关注GDP增速放缓,其实最具挑战性的是工业企业盈利水平下降。工业企业盈利负增长已经持续一年多时间,其主要原因就是产能过剩,特别是钢铁、铁矿石、煤炭、石油、石化等重化工业部门,产能过剩严重。PPI已连续40多个月负增长,这些行业对整个工业PPI下降的贡献占70%到80%。

  

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不仅企业经营困难加大,而且金融、财政的风险也会进一步加大或凸显。破解这一局面的关键,就是对严重过剩行业在削减产能方面要有实质性操作。

  

但因为这些重化工业行业中主要还是国有企业,除了在一定程度上涉及减产能和稳增长之间的矛盾,还有人的问题和债务的问题需要解决。如果仅靠地方、企业、市场恐怕很难解决,还是需要从国家层面采取一些措施。推动企业减产能,还要进一步推动市场化的兼并重组,通过优势企业发挥主导作用,用市场化的办法对生产力进行重新整合,来提升整个企业的生产效率。

  

第二,进一步放宽准入,加快行政性垄断行业改革。

  

前段时间,放宽准入主要是针对小微企业,在商事制度改革、提高便利化程度等方面采取了一些举措,也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从稳增长、提效率来讲,不仅是要“放小”,可能更具有实际意义的还要“放大”,也就是在行政性垄断问题比较突出的基础行业中,切实放宽准入,引入竞争。这些行业放宽准入之后,能够切实改善供给、降低成本,同时能够通过竞争全面提升效率。

  

第三,加快城乡之间土地、资金、人员等要素的流动,实现合理化配置。

  

现在中国城市稳步发展,农村内部发展空间比较简单,未来新增长点在城乡之间。具体地说,现在推进城镇化,现有城市之间通过互联互通发展一些中小城镇,形成一定范围的城市带、城市圈,由过去孤岛型城市转变为网络型城市,这方面的潜力还很大。

  

第四,加快培育有利于创新的环境。

  

过去,人们总喜欢做产业发展规划,但创新从本质上来讲是很难规划的,最重要的是有一个有利于创新的环境,包括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制度作用,使国有企业负责人、民营企业经营者形成稳定预期,促进要素之间合理流动,加快培育人力资本,促进金融体系的改革,以适应转型升级需要。

  

第五,进一步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

  

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大致有两个方向,一是创新,二是“精致生产”。“精致生产”就是把活做细,就是最大限度发挥“工匠精神”。我国大部分制造业摊子已经铺开了,但从整体来讲,精细化程度还比较低。在这方面中国的潜力很大。

  

A股投资机会?哪里效率提升最快就投哪里

  

易方达基金管理公司指数与量化投资部账户经理杨俊表示,经历了一年的大涨大跌,投资环境发生了改变,未来的机会存在于供给侧改革的提效中。

  

杨俊认为,需求侧调控时代的投资逻辑往往是“政府刺激哪里就投哪里”,而未来供给侧调控时代的逻辑是“哪里效率提升最快就投哪里”。按此逻辑,未来可以重点关注的方向会指向于新兴产业和成长股,但绝不能仅仅止步于此,传统产业的资源整合、改造升级和制度创新,同样也遵从于这一逻辑,是值得深挖的“金矿”。

  

具体而言,他指出,相对于“软性”制度改革创新,“硬性”的技术端或基于技术突破所现实的模式创新,更容易引发投资者共鸣。从供给侧切入,从实战出发,普通投资者未来可以首先重点围绕三个方向把握投资机会:预期未来产出效率大幅提升的行业领域,能迅速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技术革新和商业模式创新,以及能显著提升国家国际地位并具备国际竞争力的行业领域。

  

沿着这个思路并结合行业基本面数据,建议重点关注的行业有:智能制造、非银行金融(证券保险)、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传媒、环保、军工、核电、航空航天。有投资机会的主题有:中国制造2025、并购重组、国企改革、京津冀协同发展 。他强调,随着监管体制改革的深化和未来注册制的推出,本轮金融改革可能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主动选股超越指数的难度将越来越大,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指数化投资将成为A股市场的主流投资模式。(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中金在线综合新浪财经、中国经济网、中国证券网)

中金在线微信(cnfol-com)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中金在线微信

更多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