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推广|客服 |
手机网财经号
手机网财经号
欢迎您,
你手里的这类资产危险了!
大家都知道,当下一二线城市房价火得不要不要的,虽说各大城市也都陆续地出台了一些调控政策,但价格坚挺依旧。然而,与商品房的火爆相比,商铺的行情却是一跌再跌。为何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差?

大家都知道,当下一二线城市房价火得不要不要的,虽说各大城市也都陆续地出台了一些调控政策,但价格坚挺依旧。然而,与商品房的火爆相比,商铺的行情却是一跌再跌。为何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差?


买商铺“每月损失4万元”

今年3月,SOHO中国发布了2015年年报。报告显示,2015年,SOHO中国实现营业额9.95亿元,同比2014年下滑83.7%;净利润5.38亿元,同比下降86.8%。4月,高盛调低了对在港上市的SOHO中国的评级,对其评级由“中性”降至“沽售”。

为何SOHO中国利润会降这么多?因为2012年SOHO中国确立“售转租”的转型方向,到2015年,SOHO中国“几乎没有销售房子”,而是致力于向出租物业转型。

近日,多位望京SOHO的业主表示投资没有开花结果,都出现了亏损。业主李君阳在买入望京SOHO商铺两年半的时间内,每月都要损失4万元左右。

2013年3月,李君阳首付700万元,贷款买下望京SOHO塔2一处面积150余平方米的商铺,加上公摊面积,实际支付购买面积为300平方米。此外,李君阳还要承担每年近10万元的物业管理费。

买入商铺后,李君阳没有得到预期的回报。他说,最近两年半的时间内,他的商铺鲜有租户问津,甚至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无法找到承租的租户,以致商铺处于长期空置之中。李君阳计算说,这些年商铺的空置,共计损失120万元左右。

这种情况不只出现在李君阳身上。多位望京SOHO商铺的业主向记者反映,他们手中的商铺出租率也一直不理想,即便每天租金维持在6-8元/平方米,也乏有人问津。

商业地产空置率居高不下,租户宁可赔60万也要退租!

近日某个周末,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望京SOHO,没有看到太多顾客,气氛略显冷清,大部分商铺都处于空置状态。据记者粗略统计,在望京SOHO塔2的商区内,每层楼上,营业中的商铺占比约在十分之一左右。

“基本在工作日的中午,才会有些写字楼的顾客;除此之外,工作日的晚上都很少有顾客,更别说是周末或者节假日。”一位餐饮商户说,商区客流量低迷,但由于租金成本高,占到营业成本的20%,远高于餐饮业5%左右的平均水平,导致他“入不敷出”。

李君阳说,他的商铺曾短暂迎来过一个经营餐饮的租户,“租了半年后,租户宁可违约损失六七十万,也要退租”。

不止SOHO中国的商铺是这样的情况,其他地方的商铺也都发展不顺。

据华夏时报报道,于明洋先生于2012年在郑州东区的商务中心区购买了一处面积140平米的商铺,但是至今都是自用;在成都,和著名的商业街春熙路仅一街之隔的第一城购物中心也遭遇着冰火两重天,很多商家倒闭搬走,剩下大量空铺子。

据了解,一套位于中山北路百井坊附近的商铺面积在300平方米左右,房东2010年买入价格是1850万元,现在挂牌出售的价格是1350万元,和他买入的价格相比,足足亏了500万元,整整跌了27%,相当于打了7折。

RET睿意德中国地产研究中心的数据也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写字楼平均空置率18%,商业营业用房(即商铺)空置率高达30%。而按照国际同行惯例,商业地产的空置率在5%---10%之间为合理区,空置率在20%以上为严重挤压区。足以看出商业地产空置率情况的严重。

商铺已经成了最危险的资产?

赤裸裸的现实告诉你:商铺已经成了最危险的资产。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因为现在房地产过热,租金比较高,实体经济确实是承担不了这么高的租金,这是全国普遍的现象。另外,互联网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也是一个原因。”

著名财经评论员刘晓博指出,目前不能轻易碰商铺,它已经被网购摧毁。之前是一铺养三代;现在是:三代养一铺。买房子要买住宅房!虽然通州限购商业物业,但中国只有一个通州!

刘晓博认为,当前中国最危险的几种物业:传统商业旺区的天价商铺>普通商业旺铺>郊区新区的写字楼>养老地产>旅游地产>商务公寓>郊区新区的住宅。(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中金在线综合新京报、华夏时报、楼市参考(ID:house0929)、侃财哥)



实体商业陷入“关店潮”!最新阵亡名单曝光

百货商场、超市卖场、品牌专卖店,2015年掀起的“关店潮”几乎在所有的传统商业渠道中蔓延,至今没有减退的迹象。“深度见底,却又远未见底”是业内人士对2016年中国实体商业的预测。百货、超市成关店“重灾区”

今年4月,联商网发布了最新的《2015年主要零售企业(超市、百货)关店统计》,仅主要超市和百货就已关店138家。

其中,万达百货关店48家,玛莎百货关店5家,金鹰商贸关店5家,天虹商场关店4家,百盛百货关店3家,此外还有新世纪百货、王府井、华堂商场、Novo百货等,都在2015年关闭门店。除了百货,超市的关店数量也非常可观。联华超市开店204家,关店612家。家乐福开店17家,关店18家。人人乐开店7家,关店11家。麦德龙开店4家,关店2家。乐天玛特开店1家,关店5家……


“现在关店已经由被动转为主动,根据2015年关闭的43家大型超市与31家百货店的统计数据显示,这些店铺的平均存续时间还不到5年,仅为4.89年。”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商学院教授周勇表示。

从前,便利店一年不行就关,大卖场五年不行也不关,有些店连续多年每年亏损1000多万还是硬撑着,寄希望于十年以后能赚钱,结果到了十年还是不赚钱。如今,业绩不好,刚开两三年就关店也很正常!部分专卖店大幅“瘦身”

据新民晚报报道,服装企业关店情况已不容忽视。作为男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品牌,雅戈尔在今年关闭了35家门店。今年一季度,九牧王净关店26家。据财报数据显示,九牧王在2015年门店总数为2792家,较2014年的2945家减少了153家。贵人鸟2016年新开零售终端71家,关闭零售终端148家。

女鞋行业也面临困境。曾经风光无限的达芙妮从去年开始大面积关店,达芙妮公告显示,去年四季度集团净关店数量超过前三季度总和,达到405家,全年集团共净关店827家。达芙妮4月14日发布的未经审计公告显示,今年一季度进一步减少139家直营店及37家加盟店。昔日的大众鞋王不得不大幅瘦身来应对营收下降。国外奢侈品牌也没能逃过本轮关店潮

连国外奢侈品牌也没能逃过本轮关店潮。5月11日日在沪召开的首届全球零售品牌电商峰会上,有专家指出,2015年83%的奢侈品牌在中国有各种形式的关店行为,预计今年95%的奢侈品品牌都会“策略性”关店。

据联商网统计,24个奢侈品品牌除凯特·丝蓓缺统计数据外,其他23个品牌2015年开店74家,关店58家,门店净增16家。与2014年相比,开店速度明显放慢(2014年开店97家),降27%;2015年关店却比2014年提速107%(2014年关店28家)。

据全球管理咨询公司贝恩咨询公司发布的《2015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LV关闭了6家门店,新开2家。无独有偶,除了LV,贝恩报告显示,2015年GUCCI在中国也关闭了5家门店,Burberry关店2家,Prada关店4家。

关店,业已成为众多企业老板们每天不得不面临的纠结抉择,这或意味着悲情退出,或意味着断臂自救,或意味着重心转移,或意味着斡旋调整。(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中金在线综合新民晚报、新民网、联商网)



同样是开店,中国人与犹太人差在哪?

为什么中国企业的寿命普遍比国外的企业短?大部分的中国商人都缺乏创新意识,不懂得举一反三,认为一时的成功就是永远的经验,不论时代的交替和技术的更新,都一味将成功的经验不断克隆复制,没有加入创新的因素,终究会被时代淘汰。

举一个栗子!


从前东欧一座城市。在城东和城西各修筑了一条新马路。犹太人在西边,中国人在东边。各开了一家修车店,他们的价格都很公道,服务非常好,两家店的生意都很红火。

不久,另一个犹太人在西边发现人们来修车时,常常要费时等待.他就在修车店旁边开个了个餐馆,专营犹太美食。不久就生意鹊起。不少人即使不修车也原意光顾这家餐馆。

而在城东,另一个中国人看修车生意好做,就在街对面克隆了一家新店。为了招来顾客,他按照对面老店的价目表,九折收费。两家店的关系有些紧长,但大家的日子还能边。

又过了一阵子,另一些犹太人看城西的人流越来越多,就渐渐开起了超市,建起了住宅,教室,学校,西边慢慢形成了一个繁荣的新兴社区,房地产业开始增值。

而在东边,更多中国人来开修车店,价格战变得白热化,每家店都偷偷在客人面前诋毁其它同行。为了控制成本,店主们不惜克扣修车师傅的工资,甚至在修车时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于是,高水平的技师流失到西边犹太人的修车店,不在乎价格在在乎质量的客人也不来了。

慢慢地,修车业出现在产业分开:高价车,新车都到城西维修保养,尽管那边修车的平均价是城东的3倍;而二手车,廉价车都到城东,尽管他们的服务令人不太满意,但毕竟收费低廉。

于是犹太人的修车店,盆满钵满;而城东的中国人,虽然很辛劳,却仅混了个温饱。

最先在城东开店的那个中国人,下定决心,决心贷一笔款,把自己的店搬到城西去。他假装顾客,到犹太人的店里去考察,发现犹太人用赚来的钱,买断了几项专利,修车的效率提高了5倍,质量也提高了3倍。而此时,城西因为城了商业旺区,房价和房租都上涨了120%。中国人发现,如果在犹太人的店铺旁边再开个店,凭他现在的资金和技术,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对此,中国人百思不得其解;论聪明和点子,他不输给犹太人;论勤奋,他干活不比犹太人少,甚至把犹太人用来念"圣经,守安息日的时间,全部用于工作;除了看电视,他根本没什么娱乐。他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那些后来的中国人身上,都要把前面的螃蟹拉下来,结果,谁也逃不出困境。

除了缺乏创意意识之外,大部分的中国商人都以当下的经济利益作为最重要的指标,而忽略了长远的经济效益。如果不做长远的商业规划,眼前的经济利益很容易就会随着资源的枯竭、市场的竞争、时代的变迁而逐渐下滑,最终导致企业的破产。

再举一个栗子!


第一种情况:

假设在一个地方发现了金矿,来了一个人投资建了一个矿场,雇一百个工人为他淘金,每年获利1000万,矿主把其中的50%作为工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每年收入5万,他们拿一万来租房子,剩下的四万可以结婚,生孩子,成家立业,矿主手里还有五百万,可以做投资。因为工人手里有钱,要安家落户,所以,房子出现需求。于是矿主用手里的钱盖房子,租给工人,或者卖给工人。工人要吃要喝,所以,开饭店,把工人手里的钱再赚回来。开饭馆又要雇别的工人,于是工人的妻子有了就业机会,也有了收入。一个家庭的消费需求就更大了。这样,几年之后,在这个地方出现了100个家庭。孩子要读书,有了教育的需求,于是有人来办学校,工人要约会,要消费,要做别的东西,于是有了电影院,有了商店,这样,50年过去以后,当这个地方的矿快被挖光了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了一个10万人左右的繁荣城市,矿主也成为这个城市的首富和最受尊敬的人。第二种情况:

假设同样发现了金矿,同样有人来投资开采,同样雇100工人,同样每年获利1000万,但是矿主把其中10%作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一年1万。这些钱只够他们勉强填饱肚子,没有钱租房子,没有钱讨老婆,只能住窝棚。矿主一年赚了900万,但是看一看满眼都是穷人,在本地再投资什么都不会有需求。于是,他把钱转到国外,因为在本地根本就不安全,他盖几个豪华别墅,雇几个工人当保镖,工人没有前途,除了拼命工作糊口,根本没有别的需求。50年下去以后,这个地方除了豪华别墅,依然没有别的产业。等到矿挖完了,矿主带着巨款走了,工人也要流亡了。

很显然,第一种情况是理想状态,需要我们中国商人们的“远见”,可惜的是中国商人有“远见”者可能屈指可数,所以形不成什么大气候;第二种情况很不幸地更接近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也说明这些年大多数暴富了的富豪群体的“短视”。

想要得到长远的经济效益,不仅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不断加入创新因素,进而丰富刺激消费者的欲望,学会从一个成功的案例中举一反三,根据自身的状况做适当的调整,而且还要有长远的企业规划,不要只顾眼前的经济效益,还要兼顾社会效益,与广大普通中小投资人长期分享和共赢,从而促进社会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来源:中金在线综合山西经济出版社《竞底》、熊飞骏《中国的深层悲剧》)

中金在线微信(cnfol-com)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中金在线微信

更多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