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推广|客服 |
手机网AndroidApp IOS
手机网AndroidApp IOS
欢迎您,
这个官员说出了房地产真相!
“过去我们担心房地产价格上涨,今天更应该担心房地产价格下跌。泡沫一旦破裂,银行贷款的重要基础垮了,后果很严重,甚至会引发金融危机,这比单个企业甚至单个行业的危机要严重得多!”各级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真心话,基本上曹副省长都给掏出来了。

6月15日,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发表了一篇文章《一城一策去库存,确保房地产市场健康平稳发展》,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文中的一段话写道“过去我们担心房地产价格上涨,今天更应该担心房地产价格下跌。泡沫一旦破裂,银行贷款的重要基础垮了,后果很严重,甚至会引发金融危机,这比单个企业甚至单个行业的危机要严重得多!”各级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真心话,基本上曹副省长都给掏出来了。

湖北省副省长曹广晶是何许人也?

据湖北日报报道,曹广晶是湖北省政府排名第二的副省长,负责环保、住房和城乡建设、金融、证券、保险等方面的工作。分管是事关金融全局的核心利害部门。


这篇文章主要讲了些什么?

在这篇文章中,曹广晶开篇严词强调地产去库存的重要性:去库存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之一,关系到经济增长、社会稳定、民生大计。

曹广晶对当前房价主要谈了以下几个看法:

1、房地产关系到民生,关系到经济,关系到金融,它是构成整个经济大厦的基石。去库存目的,是要促进房地产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要站在这个高度,对房地产市场进行长远谋划。

2、房地产行业产业链较长,对拉动经济作用很大。但凡事都有度,原则上讲,凡是能够工业化批量生产的物品,都不可能只涨不跌。尽管有些房地产项目地段不可复制,但价格上涨超过合理限度,那也不可持续。从2013年开始,不少城市供需关系出现转折,只涨不跌神话动摇,以至于去库存成为当前一项重要工作。

3、房地产是财富的基石,在居民财富中占比很高,是银行贷款最主要的抵押物,房地产调控的目标是保持房地产市场的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房价暴涨暴跌,都是极其有害的。

4、泡沫吹过了总是要破裂的,当最基础的标的物出现下跌,在这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大厦就会轰然倒塌。

5、地产开发贷、住房按揭贷、政府平台公司贷款,以及各类企业贷款的抵押物有多少是跟房产、土地有关,这个比例非常惊人。过去我们担心房地产价格上涨,今天更应该担心房地产价格下跌。泡沫一旦破裂,银行贷款的重要基础垮了,后果很严重,甚至会引发金融危机,这比单个企业甚至单个行业的危机要严重得多!

6、切忌一说去库存,恨不得把所有的措施都加上去,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把库存消化掉,结果又炒起一个泡沫。

7、房价高涨也是一个货币现象,十年左右时间M2(广义货币)从不到20万亿元增加到超过140万亿元,房地产承担了货币最主要蓄水池作用。

8、市场需求高时,多释放保障房用地,增加保障房供应,抑制市场过热;市场需求弱时,适当减少保障房用地的供应,以求市场回暖。政府通过对供求关系的把握,可以引导百姓对房地产的理性消费,减少投机行为。

9、去库存目的,就是要促进房地产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如果背离了这个原则,后果很严重。

他预判:可以预见房地产市场必然出现分化,湖北省有近七千家房地产商,不到1万人就有一家房地产商。房地产是资金密集行业,随便弄块地盖房子就能卖出、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房地产市场正发生深刻分化,房地产商之间并购重组的浪潮显现,部分规模小、实力弱的房地产商甚至倒闭。

判断房地产发展趋势,曹广晶认为有两个基本要素:一是人口会不会持续增长?对外来人口有没有吸引力?二是经济前景、财富是否持续聚集?如果一个地方经济发展前景不好,企业将来有可能迁走,老百姓收入增长预期不理想,地方财富没有聚集能力的话,未来房地产不可能增长。

对于调控,曹广晶透露,现在有条件对房地产市场进行比较精准调控。最重要是调节供需关系,一是土地供应,库存周期超过两年的要暂停土地供应;二是保障房与商品房的比例。

点此阅读《一城一策去库存,确保房地产市场健康平稳发展》全文

对于这篇文章,一些网友的看法:

@投资集思录:难得有省级领导这么清醒,值得大家读读

@隔壁老王小媳妇:政府终于说真话了,一辈子的幸福就被一套房子束缚了,这个社会好吗?

@嬡巳荿傷:央企不停的在各地拍地王....

@八百里秦川西:这位官员说的有道理,不是虚话而是大实话!有房的人有一定的数量是穷人,而且高价买入,倾注一家或几家筹集的资金,一但房价下降,他们的财富是否付之东流水,一无所获呢?

@just爱sunshine:这么多人期待房子降价,说明还有市场。当都想房价涨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时候。

@鄭毛毛家的李佩珊:对于炒房的人来说,肯定希望涨涨涨。对于我这种还没买房的穷人来说,跌才是我所希望的。

@太行_91444:终于有人站出来说真话了。对于房地产,如果全国人民都能抵制高价,两到叁年不买房,结果会怎样?

对此,大家怎么看?(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中金在线综合湖北日报、深蓝财经、新浪微博)



楼市最大秘密:真正的按揭只有10年

来源:楼市参考(ID:house0929)、作者:刘晓博

中国楼市非常独特,它有很多深藏不露的秘密,犹如面带微笑的蒙娜丽莎。

比如:房价首先是一种货币现象,是央行决定房价,而不是开发商决定房价;

再比如:对于一个城市、一个地区来说,不是GDP决定房价,而是吸纳的资金总量和人口增量决定房价。

今天,我还想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在中国,虽然你买房子的时候设定的按揭时间不尽相同,可能是20年、25年或者30年,但你真正有压力的供楼期只有10年。

那些尽量拉长供楼期的人是聪明的,但遗憾的是,很多人都会选择提前还款,他们被表面上多付的“利息支出”吓坏了。

中国开始有商品房按揭贷款服务,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但不同的城市出现的时间不尽相同。2012年12月,北京晨报就报道了北京第一批贷款人结束房奴生活的消息,现在看来还非常有意思。报道里提供了两个案例:

案例一:

一位叫王新的女士,2002年在北京北二环某小区购买了一套三居室。当时房子全款30多万元,自己与父母凑了约20万元的首付,再向银行贷款10多万元,一贷就是10年。而当时每月还款大约1000多元,这占到了王新当时月工资的多一半,王新一心只想“赶紧还完”。

如今(2012年)这套房子的身价如今已经涨到500多万元,月租金可达到8000多元。

案例二:

2001年5月,颜洁在北京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据她回忆,当时是用公积金贷了34万元,20年期,每月还款2100至2200元之间。

“那时候贷款买房心里都不踏实,睡觉还在想欠着银行的钱。”颜洁告诉记者,2004年下半年到2005年上半年,身边很多人都提前还清了房贷,包括自己的弟弟。

看到房子好租,颜洁下了再买一套房的决心。“但我不想再背贷款,就选了一个够全款付的小户型。看着姐姐坐拿租金,颜洁的弟弟十分后悔提前还贷,“还不如买套房呢”。

北京晨报采访的这两个人,都不算最早的按揭贷款人,在广东省大约在1993年前后就有了这种服务。从上述两个案例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的按揭贷款的确对购房者构成了巨大困扰和压力,但10年之后,这点钱已经不算什么了。如果是20年之后,更是如此。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很简单,货币在贬值,你的收入也在上升。

人民币的购买力在纯粹计划经济年代(1978年之前,公私合营之后),是常年维持不变的,那个时代不存在货币超发,往往出现通缩。但改革开放以后,货币超发就成为常态,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增速在2012年之前,平均比GDP增速快10个百分点。换句话说,假如GDP没有水分,人民币购买力平均每年贬值10%。

这样,我们很容易算出:100元人民币的购买力,10年之后就只剩下35元;20年之后就只剩下了12元;30年之后,就只剩下了4块钱。

换句话说,如果你买了一套房子,做了30年的按揭,每月还款1万元。如果M2增速超过GDP增速平均每年在10个百分点,那么10年之后你每月实际还款金额,只相当于按揭时候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每月3500元了。

这仅仅是“货币超发带来的通胀因素”对房子的影响,如果你选择在行政级别高的、有人口增量、资金汇聚能力的城市买房,你的房价还会以超过通胀的速度上升,房租也是。到那时,你的收益将非常可观。上面北京晨报的两个例子,已经告诉我们了。

关键问题是:这种情况,在未来还会继续上演吗?

刘晓博觉得至少20年内没有问题。原因很简单,第一,中国的城镇化率目前只有56%,城镇化只进行了半程;第二,目前中国货币仍然超发,M2增速仍然比GDP增速快6到7个百分点,但这是GDP没有挤水分情况下的差距。

即便按照M2增速(发钞速度)比GDP增速(创造财富速度)每年快7个百分点计算,100元人民币的购买力,也会在10年、20年、30年之后,分别贬值为:48元、23.4元、11元。

也就是说,如果选择等额本息还款方式,在经过10年按揭之后,你的实际经济负担就减少了一半;经过20年按揭之后,你的实际负担只有最初的四分之一了。到了30年按揭期的最后一年,你的负担只有最初的九分之一了。

由此可见,对于绝大多数正常家庭来说,买房子真正有压力的按揭期只有最初的10年,以后的岁月将非常轻松。

那种“买一套房子,当一辈子房奴”的说法,完全是危言耸听的谎言。那种把买房子跟“诗与远方”对立起来的人,也基本上是哗众取宠之辈。想想海子是怎么说的吧,“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前提是:我有一所房子!而这套房子,其实只用你负担前10年。这就是中国式通胀的好处,他是买房者的蜜糖,是不买房者的噩梦。

所以,想买房子的家庭,只要算好最初几年的现金流和偿付能力,以及工作稳定程度就可以了,太远的事情谁也看不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所有的纸币都是不断贬值的,人民币这样,美元、英镑、欧元也好不到哪里去,至于卢布、越南盾更是扶不起的阿斗,房子是钢筋混凝土做的,只要选对城市和地段,会比纸币坚挺得多。

虽然这轮房地产政策牛市正接近尾声,但不意味着中国房地产会崩溃。因为即便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也可以在资产价格(比如房价)和汇率之间做出二选一。

汇率显然是最容易被牺牲的,而资产价格必须维持。因为资产价格关联着金融系统的安危,影响社会就业和社会稳定。当然了,这是中国房价的另外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连很多砖家、叫兽穷尽一生都整不明白。(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来源:楼市参考(ID:house0929)、作者:刘晓博)



买房的注意!这9类房最危险

>

常听人说,北京上海买房好难,一个厨房的价钱,够回三四线城市买下一个小院子了,事实真是如此吗?二季度,二线城市接力一线,持续上演楼市的疯狂。那么,我们到底该在哪儿买房呢?






买房的注意了!这9类房最危险

6月13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5月份工业生产、固定资产投资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等一系列宏观经济数据。数据显示,房地产库存连续几个月下降,5月末商品房待售面积比4月末减少521万平方米。

虽然,商品房待售面积减少,但买家在买房子时可不能头脑发热,要知道,有些房子是注定难升值的!以下9类房子最危险!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来源:央广新闻(ID:cnr_cnr)、央视财经(ID:cctvyscj)、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微博)



房子引发的阶层分化:你属于哪一类?

(来源: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作者:慕容随风(获授权转载))

最近一线城市的房价涨得红红火火的,央企地王也频频出没。政府也着急了,这不,北上广有太多的人望房兴叹了,而房价丝毫不见降温,让漂泊的青春何以安顿。

政府决定出手管一管了。一位开发商近日透露,包括国资委在内的多家监管机构,对央企开发企业约谈,口头下发通知,要求收敛在土地市场的追高拿地行为。

于是,有学者惊呼,楼市的这轮政策牛市已经到了尾声,楼市拐点将到。

但愿这是一个好消息,楼市高涨的背后,无论是逃离北上广,还是逃回北上广,在一线城市生存不易已经是事实,为此我们却不得不正视一个现象:一个房子引发的生活分化。

随着一线城市的房价的一路上扬,当房地产价格已经远超于年轻人收入水平的时候,一个现象开始冒头。这就是在一线城市年轻群体中,身份的变化开始出现了显著的分层,而这个分层直接来源于房地产。

近年来,一个观点开始在一线城市的年轻人中国流行开来,这就是“你的职业是什么?你毕业于哪个学校?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在北上广深拥有自己的住房,并且轻松还得起房贷”。在这样的观点影响下,很多年轻人开始认为:自己生活的圈子,自己的同龄人被分成了两个主要的阶层:有房阶层和无房阶层。

这就是一个现在的现实,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里生活着几种生活方式截然不同的年轻人:

一是无忧无虑的原生居民

这就是一个现在的现实,在北上广等一线

这群人就如同老北京的大院一族、胡同一族。大院一族一直以来就是党政机关的子弟,生活的舒适远超大部分普通人。而胡同一族虽然不及大院一族过的超然,但是因为北京城的快速扩张,他们所在的胡同要么成为了价值非凡的物质文化,要么成为了拆迁致富的一群人。这些人还包括上海的石库门一族,广州的老骑楼一族。

他们的一致性特征是祖辈为他们留下了丰厚的房产资源。因为没有丝毫的房价压力,只要稍微努力,就能够在一线城市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大城市的压力在他们的身上体验甚少,这些人居于城市金字塔的顶端,是生活压力最小的一类人群(这群人中也包括虽然出生于外地,却可以在一线城市轻松买房的富豪阶层)。

二是已经买房的房奴一族

除了上述的原生于北上广,或者祖辈已经在北上广奋斗过的一群人外,还有一部分就是所谓的北漂、沪漂中国的外地人。他们拥有着较高的学历,有着较为体面的工作,以及不错的家世,他们虽然不能够在北上广轻松的拥有房产,但是家庭的力量也能够付得起的首付。

他们依然要背负着较高的房地产负担,每月收入大量贡献给了银行,虽然生活过的紧巴巴的,但房地产价格的快速上涨让他们产生了虚无的满足感,上涨的房价让他们感觉到:有房在手,心中不愁。从而有了生活中消费的底气,或者至少有着安身立命之所,不用为租房来提心吊胆。他们是金字塔的中间阶层,生活压力虽然存在,终日忙于偿还几十年的房贷,生活相对拮据,好在也有属于自己名字的住房。

三是尚未有房的蜗居一族

这些群体他们有着自己统一的称谓:蚁族,他们的房子叫做蜗居,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影视作品在反映着他们的生活,他们属于在金字塔最底层游荡的人,没有房子的生活,让他们只能居住于租来的房子里,日益上涨的房价让其的生活出现着这样活着那样的问题。

房价的上涨直接导致租金的提升,而终日为房子奔波的生活,让其越来越陷入一种来自于房地产的恐慌之中,导致其生活压力日趋上升,生活心理负担日益加重,他们构成了整个房地产社会金字塔的最底层,每一轮房地产价格的上涨都会牵动他们敏感的神经,他们被视为一线城市的“穷人”。(但是从资产净值上来看,可能他们所持有的现金资产可能并不低。)

于是金字塔的这三类人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种鄙视链,城市原居民鄙视新进入城市的居民,有房的人鄙视没有房的人,但是如果房地产价格保持相对稳定,这种鄙视链只会在短期,或者少数时间存在,但是房地产价格的持续上涨,让这种鄙视链被空前加强。

形成了依托于房子的城市鄙视链

因为有房就意味着着可以对冲房价上涨的风险,而对于这个社会金字塔中的大多数人而言,其工资的增幅是远远不能达到房价的涨幅的。在这样的状况上,所有人的生活状态就被房价严格的区分开来。

已经有房并且不用还房贷的原生居民们,他们的生活最为惬意,因为房价上涨对于他们的冲击最小;已经买房的房奴们,因为房价已经被锁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他们还能够保持和原先相似的生活方式;最郁闷的恐怕就是蜗居的这些蚁族们,作为金字塔的底端,他们是对房价最无可奈何的一群人,他们的生活受到房价的极大影响,最终导致了其生活品质的不断降低。

可以说,正是房价的暴涨,让三个阶层之间的距离被大规模扩大,顶层居民除了享受生活的悠闲惬意之外,还有着鄙视链所带来的心理快感。中间层的居民虽然生活负担依然很大,但是生活没有变的更糟,依然可以从鄙视链上取得优越感。而底层居民却是最为痛苦的一群人,他们的生活品质在下降,却努力的在为从底层向中间层的爬坡进行努力,从而会遭受更多的压力与负担。

这就是当下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现状,更是两极分化的典型代表,当社会分层已经从财富的数字异化成房子之后,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都将受到冲击和影响。(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来源:江瀚视野观察(ID:jianghanview),作者:慕容随风(获授权转载))

中金在线微信(cnfol-com)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中金在线微信

更多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