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推广|客服 |
手机网财经号
手机网财经号
欢迎您,
这些城市被抛弃!中央最新规划出炉↓
交通历来是城市崛起和衰落的原因,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最新规划,一大批城市的命运将因此改变。

交通历来是城市崛起和衰落的原因,近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最新规划,一大批城市的命运将因此改变。

国家告诉你:要关注这19个城市!

国家发改委日前公布了修订之后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根据规划,到2020年,中国铁路网规模将达到15万公里,其中高速铁路3万公里,覆盖80%以上的大城市。

未来,铁路网将形成“八纵八横”通道,并由此确定了19个城市为综合铁路枢纽。这19个城市的名单和顺序,是国家发改委确定的,知名财经传媒人刘晓博认为这个顺序是有意义的,并将这19个综合铁路枢纽分成了三个层次:

1、北京

2、上海、广州、武汉、成都、沈阳、西安、郑州

3、天津、南京、深圳、合肥、贵阳、重庆、杭州、福州、南宁、昆明、乌鲁木齐

这些城市显然是比较受中央政策关照的城市,当然会成为购房置业的首选城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谁在国家高铁网络中占据先机,谁就会赢得未来,谁在这一网络中失去位置,谁就会落伍。

此外,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对“八纵八横”铁路网进行详细研究,未来哪些城市将被抛弃?哪些城市将趁势崛起?

这些城市将被抛弃

株洲:高铁沪昆通道已经不走株洲而改走省城长沙,这让株洲的枢纽地位一落千丈。

向塘:高铁沪昆通道不走向塘改走省城南昌,向塘的枢纽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达州:与普铁时代相比,地位已大不如前。

武汉:虽然区域枢纽地位是稳固的,与之前的过高预期有点不符。

南京:与武汉有点类似,随着合肥“米字型”战略的出现,原有的“徽京”之誉的影响力势必会减弱。

这些城市将趁势崛起

北京、上海:“八纵八横”的最大赢家,在中国高铁网络占据最大的权重。理论上,北京和上海可以直达除西藏之外所有省份(包括港澳台)。

广州:战略地位重新获得巩固,成为京哈~京港澳通道、兰广通道、广昆通道三个干线通道的交汇枢纽。

深圳:是高铁枢纽城市中唯一一个既非直辖市亦非省会的城市,直接接入了沿海通道与京九通道,未来还修建深茂高铁直达粤西。

合肥:为中心突然冒出一个华丽丽的“米字型”规划。此外,“米字型”之称的还有郑州、西安。

重庆:现在的枢纽地位可与成都相提并论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杭州:枢纽地位获得提升。

福州:权重获得了提升,接入的新干线含金量远大于厦门。

长沙:实现了与武汉的同等地位,整体的通达性目测已经超过武汉。

南昌:成为沪昆与京九的交汇枢纽,而且还有一条支线连通福州。

此外,在这一轮高铁规划中突然冒出来的中小城市:常德、襄阳、宜昌、万州、赣州、宜宾、九江。

而成都、沈阳、兰州、襄阳、九江、赣州等前后悬殊不大。

除了铁路,航空也是影响城市发展的重要因素。

这些城市的航空格局也不容忽视

一份自来国家民航总局的统计表格,它展示的是2015年主要机场客货运吞吐量排名和增速。


空运的格局显然跟高铁格局完全不同,在这个表格上,成都、深圳、昆明、西安、重庆、杭州、厦门、青岛、三亚、海口的地位都非常突出,天津、沈阳、贵阳、福州、合肥等的地位就下降很多。

至于航空货运量,甚至比港口吞吐量还要重要,因为航空货运的东西显然更值钱,附加值更高。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显然是四大天王,上海的地位特别突出,广州、深圳增速比较强劲。成都、杭州、郑州则尾随在四大城市之后。

交通历来是城市崛起和衰落的原因。如今,“高速铁路+机场”的双枢纽组合,又将帮助一批城市崛起。(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中金在线综合发展改革委网站、天天说钱(ID:liuxb0929)、城市战争(ID:sunbushu123))



2016全国百强县出炉,看看你家排第几?

“2016年县域经济100强”榜单中,江苏省昆山市名列第一。浙江、山东、江苏成为“百强县”盛产地,分别有26席、22席、17席,占据全国百强县的65%,广东省仅1席。

近日,工信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直属机构发布了“2016年县域经济100强”榜单,江苏省昆山市名列第一。

榜单中,浙江、山东、江苏成为“百强县”盛产地,分别有26席、22席、17席,占据全国百强县的65%。虽在量上不及浙江,江苏囊括百强前4个县市,以46的平均排名胜于浙江52.5的平均排名。广东省仅1席,四会市入选。

值得注意的是,百强县的分布依然呈现区域间严重不平衡的特点。东部地区占74席,中部地区、西部地区各占12席,东北地区仅有辽宁省的2个县市入围。

未有县市入围的省份(自治区、直辖市)包括:黑龙江、吉林、山西、安徽、广西、贵州、甘肃、宁夏、西藏、重庆、海南。

江苏一马当先,苏南苏北差距悬殊

摘得百强县第一,前5占4席,前10占6席,平均排名超过浙江、山东,江苏在榜单中一马当先。

其中,夺冠的江苏昆山是百强县的“尖子生”,拥有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综合保税区。民营企业在昆山扮演重要角色。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昆山民营工业领跑全市各类型企业增长,合计实现产值376.43亿元,同比增长16.5%,对全市工业增长的贡献率为100.4%,拉动全市工业增长2.6个百分点。

另一显著的表现是,江苏入围的17个百强县市集中在镇江、常州、苏州、南通、无锡、泰州这些苏南、苏中地区,苏北地区仅有盐城的东台市。

GDP第一大省广东为何仅1席入选?

广东省2015年全年GDP总量居全国首位,2016年上半年GDP增速为7.4%,高于全国平均水平0.7个百分点。为何仅四会市入选百强县市?

这很大程度上和百强县的评选范畴有关。广东省经济发达的地级市,如广州、深圳、珠海、佛山全境均为市辖区,行政区划分上是“无县”状态。

东北仅留2席,“辽宁现象”褪去

东北地区此次上榜的百强县市,仅有辽宁省的瓦房店市和海城市,分别排名第34位和第73位。而在2014年、2015年中国社科院的《中小城市绿皮书:中国中小城市发展报告》中,东北地区连续两年有9个县市被选入“中小城市综合实力前100个县市”。入选的9个县市中,除了辽宁,还有黑龙江和吉林的身影。

东北曾是中国的重工业基地,但近年受宏观经济的影响,东北经济面临转型困难,从而体现在县域经济的衰落上。

据统计数据,黑龙江2015年的地区生产总值增速为5.7%,低于全国水平的6.9%,今年一季度黑龙江GDP增速又回落至5.1%。辽宁经济的下滑情况更为严峻,今年一季度以-1.3%的GDP增速垫底,1-5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为负,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增幅为-21.5%。昔日的“辽宁现象”也随之褪去。

“辽宁现象”出现在2010年左右,县域经济异军突起,成为全省经济发展的强项,有7个县市入围百强县。到2015年,“辽宁现象”板块淡化,发展速度下滑,百强县数量减少,今年仅剩2席。

入围的瓦房店市在县域经济规模和县域基本竞争力上,居东北地区首位。它不仅是中国最大的轴承产业集聚区,还拥有东北地区第一座核电站——辽宁红沿河核电站。同时,瓦房店的金刚石储量占全国已探明储量的54%。另一位入围的海城市也有矿产资源优势,是世界上菱镁、滑石探明储量最大的地区之一。

山西落榜,鄂尔多斯依然强劲

过去5年,在百强名单中山西的县市排名较为靠后,却并未缺席过,此次却全省落榜。

山西是去产能的重点省份之一,据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上半年,山西省规模以上原煤产量比上年同期下降14.4%。同时,上半年,山西全省地区生产总值在增速仅为3.4%,比全国水平低3.3个百分点。

以往出现在百强县榜单中的山西孝义、柳林、高平在今年落选。三个县市过去依赖煤矿,主要以煤炭产业作为支柱。在钢铁去产能、煤炭去产能的进程中,县域经济受到影响。

但煤田遍布的鄂尔多斯是另一番景象。内蒙古自治区此次上榜的5个百强县中,有3个来自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伊金霍洛旗、乌审旗),均位百强前50。其中,排名最靠前的准格尔旗是第15位,稳定在近几年的平均排名。

准格尔旗的含煤总面积占全旗总面积80%以上,以煤炭为支柱产业。2015年以来,围绕着保量、保价、保质,准格尔旗的煤炭产业逆势而生。今年1-4月,准格尔旗工业原煤产量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全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原煤产量7828万吨,同比增长20.9%。其中,准能原煤产量同比增长10.7%,地方煤矿企业原煤产量同比增长25%。

“县域经济100强(2016)”榜单


(来源:央视财经、澎湃新闻、经济日报)


那些改名后肠子都悔青的城市……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一些城市原本有着高大上的名字,一改瞬间变成城乡结合部!例如:

广陵→扬州

虽然扬州也不差,但广陵就是更酷炫有木有!一曲广陵天下知啊!


姑苏/吴→苏州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窗含西领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些诗词都是明证!

虽然苏州也有个苏字,但是远远没有姑苏来的内涵深沉啊!

长安→西安

长安,多美得名字!丝绸之路的起点,“买花载酒入长安”.....多少人的长安梦是从这个名字延伸出去的?好吧,现在改成了先,原谅我,只想到了西安肉夹馍!



兰陵→枣庄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整个画风都不一样了好么....“枣庄美酒夜光杯”“枣庄笑笑生”,就连英俊的兰陵王以后也要叫枣庄王了,“枣庄王入阵曲”,你们感受下!


宣武区、崇文区→西城区、东城区

北京的两个区,如今是“不宣武,不崇文,只剩东西。”


汝南→驻马店(河南)

一开始,多么有历史底蕴,多么高雅文艺,一下变成了驻马店。

九原→包头(内蒙古)

这气质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一下从广阔无垠的草原穿越到了路边烧烤摊。

常山→石家庄(河北)

常山赵子龙!大家来想象一个画面:大家好,我是石家庄赵子龙。


同时,琅琊——临沂(诸葛亮的故乡);九原——包头(吕布的故乡);常山——石家庄(赵云的故乡);幽州——保定(张飞的故乡)……

辣么,上述几人见面之后,脑补一下:

“大家好,我是包头的吕布。”

“大家好,我是石家庄的赵云。”

“大家好,我是保定的张飞。”

“大家好,我是临沂的诸葛亮。”

“大家好,我是驻马店的袁绍……”

对不起,画面太美……


趁着撤县设市改个更响亮的地名,可以理解。此前各地也是这样做的。比如黄山市,古称徽州,1949年后曾设过“徽州专区”“徽州地区”,后来该地区又经过多次行政区划调整,到1983年成立了一个县级黄山市,1987年,黄山市升级为地级市。当时为什么要舍弃徽州这个具有厚重历史价值的地名,而改称黄山市呢?不用说是为了向全国人民推销黄山这一块承载着巨大经济利益的旅游资源。

但是这样改名后,“徽州”的历史就此终结。从长远的社会效益和文化价值看,很难说这样的改变利大于弊,更大的可能性是得不偿失——这种文化意义上的“失”,从黄山身上挣再多的钱,也是没法弥补的。

这第二个更名思路,就比较注重延续当地的历史文化遗产价值。这个办法的好处,一是尊重了历史,二是简单易行,值得推广。实际上这样的例子很多,笔者所在的四川,就有达县改达州市、彭县该彭州市、崇庆县改崇州市等成功案例。它们既没割裂历史,又未大动干戈,民众接受程度相当高。

其实,一个城市的发展,不能总是想着标新立异,譬如改个“响亮”的名字,以“提高县域知名度,有利于争取国家更多政策支持”。城市的发展,必须着眼于练好内功,按照科学原则和经济规律办事。“深圳”两字原本意思也很土。当年搞特区时,并没有给它另取个高大上的名字。但这并没有妨碍“深圳奇迹”的出现!(来源:网易新闻、新京报)

中金在线微信(cnfol-com)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中金在线微信

更多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