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推广|客服 |
手机网财经号
手机网财经号
欢迎您,
十万火急!资本大鳄发话:快远离这颗定时炸弹...
 太意外!当下,全球股市狂欢进行时,但市场大佬的悲观论调竟愈演愈烈!他们一致发出了惊人的警告:十万火急,赶紧离场!

太意外!当下,全球股市狂欢进行时,但市场大佬的悲观论调竟愈演愈烈!他们一致发出了惊人的警告:十万火急,赶紧离场!

未来365天,远离这颗定时炸弹

就在上个月,高盛再一次看空经历了英国退欧公投之后的全球股市,并敦促客户在未来三个月“卖出”股票。即使是在各国央行的宽松力度为近年来最大的背景下,高盛也极力主张做空股市。

虽然,到目前为止,高盛所预期的股市暴跌尚未发生,且有人认为高盛这一次或许又预测错了。但是,高盛在其每周简报中再次提醒人们:股市将会下跌。高盛最新研报传达的信号非常清晰:现在就卖掉股票,并在未来365天内远离股市。高盛首席股票策略师大卫警告,股市在经历连创新高之后将会遭遇即刻的暴跌。考虑到各个板块的估值已经见顶,市场中将没有赢家。

华尔街大佬齐发警告:十万火急 赶紧离场!

“债王”格罗斯上周称,在当前的零利率环境下,资本主义根本无法有效运行,两位数的投资回报已成为过去时,投资者应减少对风险资产的持有;新“债王”Gundlach近期则喊出“卖出一切”;《华尔街日报》6月报道曾援引接近索罗斯的人士称,索罗斯当时进行了一系列大手笔的做空操作。

此外,美国著名投资人罗杰斯表示,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见证了英国退欧、恐怖袭击、德意志银行几乎崩溃、德国长期利率变成负数......市场实在经历得太多了。但接下来的几年里,市场会变得更加糟糕。全球股市已经拉开动荡的序幕,最终或迎来75%到80%的下跌。

他解释,股市看起来不错,但在表象之下,大多数股票的表现并不好。而这表面的和平,是依靠各国央行拼命放松货币政策、增加货币供应量来勉强维系。日本央行买完了能买的国债,已经开始买股票;欧洲央行也在买国债的同时开始买公司债。

尽管有这么多风险事件的出现,美国股市在2016年以来保持着节节攀升的上涨势头,不过总有一天,这场游戏会无以为继。虽然罗杰斯坦言,无法给出具体的时间,但他相信,股市最终将会迎来暴跌。

如果真如这些资本大鳄所预测的那样,全球股市都将下跌,那么中国股市估计也很难能够独善其身。毕竟,这些资本大鳄能够获得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所不知道的信息。所以,投资者对于这些警告应格外注意。(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中金在线综合FX168财经网、凤凰国际iMarkets、华尔街见闻、澎湃新闻网)



这个重要指数再度飙升 全球金融危机前兆浮现!

全球金融危机的“警报”似乎再度拉响!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基准利率之一的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Libor)出现跳升,而这通常是金融危机发生的前兆。

随着Libor攀升,通常意味着银行认为将资金借给其它金融机构的行为变得更具风险,同时暗示可能会发生金融不稳定。

2008-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Libor曾出现“恐怖攀升”,当时很多银行似乎处于破产的边缘。

在过去一个月,Libor攀升至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高位。


3个月Libor走势

除此之外,Libor与追踪美联储贷款利率的隔夜指数掉期利率的息差已经扩大,这也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

德意志银行的固定收益研究团队表示,一系列经济因素可能导致Libor飙升。报告显示:“3个月Libor近期升至75个基点,为2009年来最高水平,这主要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包括美联储加息预期复苏、英国脱欧对于伦敦结算市场的潜在影响、美国货币市场监管。我们认为,不应将Libor上升视为融资成本或者资本获取方面的问题。”

不过,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不必过度担忧Libor攀升。尽管近期大幅攀升,但Libor与金融危机峰值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

全球央行和政府已“黔驴技穷”

据巴克莱最新研究报告显示,决策者刺激经济增速的能力正迅速减弱,全球范围内,无论是央行还是政府都正在用尽所有的工具。

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已经启动了前所未有的货币宽松政策,削减利率,并实施了大规模QE,试图推升通胀和刺激经济增速。

巴克莱分析师Christian Keller在报告中表示:货币宽松看起来已经到达极限。

自6月初来,央行的行动(及其预期)已经推动债券收益率走低,并使收益率曲线更加平坦。出现的后果就是,资金涌入新兴市场债券,因为投资者被迫寻求收益,并对银行资产产生持续压力。银行的这种不利影响暗示了随着银行借贷收紧,货币宽松的效果可能最终引发经济萎缩。欧洲央行的官员最近已经承认了这一点,不过他们认为离这步还有很远,欧洲央行的负利率还没有到达“逆转利率”的水平。

能替代扩张性货币政策的有重新实施强有力的财政政策,通过大量举债和投资基础设施项目,如铁路、医院、科技创业企业及学校。另一种可能就是所谓的直升机撒钱。巴克莱强调,这两种财政政策刺激效果有限,特别是如今全球公共债券规模处于高水平情况下。巴克莱称:

虽然这是事实:因货币政策激进,财政赤字融资已变得很容易,但公共债务比率仍然非常高,并且不断上升,目前大多数发达国家财政赤字居高不下。一些形式的“直升机撒钱”,通过将财政赤字货币化或取消央行持有债券,在理论上可能会对降低赤字有所帮助,然而,对这一极端政策产生意外后果普遍存在担忧,从而影响到该政策实施的效果,因此日本始终对“直升机撒钱”敬而远之。其他地区对实施这一政策面临的阻力更大。所以,如果政策刺激远远不能使得全球经济产生“逃逸速度”(注:“逃逸速度”是指经济增速缓慢的国家或地区突然加速到一种可持续状态的经济复苏能力。),那么应对不利冲击的未来政策似乎日益枯竭。(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来源:FX168财经网、华尔街见闻)



洪荒之力用完了?美国逼近危机边缘

最近新兴市场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儿。


根据美国美林银行的统计,截止8月3日,新兴市场债券基金在过去五周净流入166亿。这是两年来维持最长时间的净流入。受此影响,中国7月22日发出的30年长期债券收益率创下了2008年的最低水平,票面利率跌至3.52%。当然了,这五周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一来是英国退欧,导致大量从欧洲出逃的资金无处可去。二来是日本的刺激政策不符合预期,从日本出逃的资金涌入。但一般情况下,保守型的资金是不会大规模的前往新兴市场的。因为这些市场波动性大,政治不稳定,违约率高,不确定性高。面对过去几周日欧美三个主要市场的反弹,净流入趋势不减,一定还有其他原因。按照债王比尔格罗斯的说法,大家或许都在担心美国陷入衰退,美股/美债下调。这些担心,确实还是有道理的。

1、过长时间维持QE状态,有可能出现“低利率陷阱”


维持了7年的QE政策,表面上确实抬高了美国整体的经济增长率,但同时也使货币政策逐渐面临失效的风险。美联储此刻非常清楚,多一刻维持0利率的时间,就多一分危险。但他们也害怕一旦降息,经济会陷入剧烈的震荡。到时候货币政策的不稳定性,不连续性,反而会给实体企业带来更大的危害。

2、美国经济依赖消费独木难支


(图为巴克莱公布的美国消费支出增长率)

上周美国公布了第二季度的GDP增长为1.2%。这个数字虽然不及预期,但表面上看还是不错的啊,为什么引起市场的恐慌呢?很简单,第二季度的消费支出增长了4.2%。增长确实是好事,但你仔细算算,去掉消费支出,美国的其他经济部门是不是处于实质的衰退中?上周还曝出第二季度标普500公司每股收益可能平均下降8%,也印证了经济可能处于下滑通道的危险。

3、从技术层面来讲,美国市场整理市盈率逼近120年高点


美股的市盈率(P/E)一直与核心通胀率维持剪刀差的关系。国际市场的大宗商品价格经历反弹给长期通胀施加压力。如果通胀上升,美联储无法采取更激进的宽松措施。美股就不得不面临回调的压力。而去除通胀后120年高点的P/E值让人细思极恐,究竟调整多久才能罢休。

保守资金左顾右盼,无路可去,才会将资金投向新兴市场。一来,他们的债券市场能够提供更高的利率,以保证资产增值。二来,经历了上半年的新兴市场货币贬值,目前它们的货币贬值风险已经很低。三来,新兴市场的利率普遍比较高,有较大的调整空间。一旦新兴市场为应对发达国家经济衰退而采取宽松政策,那他们的债券则会应声上涨,能让投资人获利颇丰。

所以,此刻将债券作为资产配置的一种,未必不是一种好的选择哦。

美国逼近危机边缘?

据《巴伦周刊》报道,美联储理事杰罗姆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陷入长期低增长的风险日益增加,任何加息都应极为小心地循序渐进。同时警告称,美国前景仍受到全球风险的影响。

鲍威尔称,他不会仓促加息,“由于通胀低于目标水平,我认为我们可以耐心一些。”

除了关注可能出现的市场阻滞和小危机外,鲍威尔还关注更长期的美国增长前景。

此前经济学家们一直提出美国可能深陷所谓的“长期停滞”的警告。美联储一度不接受这种悲观的预测。似乎越来越关注这种可能性,即便他表示,长期停滞并非他的“基础”预期。

他表示,“我比以前更加担心这种可能性了。我比以前更加担心美国陷入更长时期的增长放缓和潜在增速下降的可能性。”

鲍威尔补充说,要实现经济增长预测,美联储利率将不得不比我之前预计的更低一些,

体现这种困境的一个迹象是,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对长期联邦基金利率的估计逐步下降。

他指出,“我认为这个过程仍未结束。FOMC对长期联邦基金利率的估计中值是3%。就我看来可能会低于3%。”

美联储在去年12月加息25个基点,利率上调至0.25%到0.5%的区间,并自那以来保持不变,在即将迎来9月议息会议之际,它如今正在权衡国内外各种彼此冲突的信号。

鲍威尔认为美国经济现在并非充满风险“。但他强调称,”问题在于,如果你环顾世界,就会发现许多风险可能影响到我们。因此美国经济很可能接近过去7年的模式,但全球经济对我们造成了下行风险。

他在上周五就业数据发布的前一天曾表示,“在一个其他国家都在降息而需求疲弱的世界里”很难加息。加息预期自2014年以来大幅推升了美元汇率,这抑制了增长。上周五发布的就业数据超过市场预期。

鲍威尔表示,要支持加息,就业和需求必须出现强劲增长,通胀重回2%,并且没有明显的全球风险事件。

美联储政策制定者仍在研究英国投票退出欧盟带来的潜在影响,而中国的增长前景也打上了问号。(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来源:华尔街见闻、东方财富网)

中金在线微信(cnfol-com)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中金在线微信

更多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