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推广|客服 |
手机网财经号
手机网财经号
欢迎您,
朴槿惠下台,韩国再传噩耗!经济将全线崩塌

来源:中金在线综合    2017-03-10 14:00:31

就在今天(10日),韩国宪法法院对韩总统弹劾案宣判,朴槿惠立即被罢免,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那么把朴槿惠拉下台,就能扭转韩国经济局面了吗?

就在今天(10日),韩国宪法法院对韩总统弹劾案宣判,朴槿惠立即被罢免,成为韩国宪政史上首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那么把朴槿惠拉下台,就能扭转韩国经济局面了吗?

今日韩国KOSPI指数早盘在2083点附近低位波动,朴槿惠总统弹劾案结果宣布前冲高至2095点附近。韩宪法法院开庭后,股指出现一波快速跳水,回跌至日内低点2083附近,随后股指再次反弹。


据悉,韩国企划财政部决定,在宪法裁判所对总统弹劾案进行宣判后,将立即以经济副总理柳一镐为主召开经济会议,采取相关措施。若金融市场出现动荡,各有关经济部门将立即进入紧急工作体系,力保市场稳定。

朴槿惠上台以来 韩国经济是怎么陷入崩溃边缘的?

1、三星“炸”伤了韩国经济

据福布斯统计,2015年三星集团的销售总额足占韩国GDP22%。过度依赖三星的韩国经济,这一次被Note7“炸”出“内伤”。

2、乐天财团腐败案

韩国第五大财团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抵达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腐败调查。乐天品牌不仅在中日韩三国被消费者所熟知,在东南亚也很受欢迎。乐天这件事沉重地打击了韩国国民对本国企业的信心。

此外,乐天为萨德腾地事件,也使得乐天产业在华受到冲击。

3、韩进海运破产

韩国经济长久以来主要依赖对外贸易。而韩国物流支柱韩进海运倒闭,势必导致严重依赖出口的韩国经济受到运输成本增加的严重拖累。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能影响到韩国经济的无一不是大公司,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韩国经济一直以来比较依赖财团。

据悉,韩国资产排名前十位集团所属的83家上市公司的销售总额占韩国GDP比例达到80%。对于财阀企业,政府在政策上会给予照顾的,导致这些企业过度融资野蛮生长。可以毫不夸张说,韩国经济已经被财阀绑架了。

新继任者是否会放弃萨德的部署?

如今朴槿惠时代已经结束,韩国须在60天内举行大选,选出新总统。新继任者是否会放弃萨德的部署自然而然成为了韩国经济的命运拐弯点。我们先来看看19届总统热门候选人对萨德入韩态度↓


由上可以看出目前候选人里只有城南市长李在明坚决反对在韩部署萨德,剩下候选人大都表示会加速部署萨德。然而,李在明目前民调支持率排在第五名左右。

那么最终谁会接手韩国经济的烂摊子,韩国的经济走向如何?

韩国不论下届总统是谁 都将面临经济困境

有分析指出,不管韩国下届总统是谁,韩国都要面对经济困境。并表示韩国经济面临着下列巨大挑战,包括与美国、中国的关系,就业、企业治理、家庭负债及财政、货币政策。

美国、中国关系

目前韩国出口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美国与中国则占韩出口近40%。但由于近期萨德事件,韩国已经失去了中国市场。与此同时,美国扬言要重谈韩美自贸协定,如果韩美自贸协定真的出现问题,韩国经济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地步。

就业增长 

韩国30岁以下人口失业率高达全国失业率的两倍。许多年长者也需要工作,因为退休金制度无法支付基本开销。

财阀

韩国国内的反对者呼吁改革财阀体系,过去的尝试大多失败,但此次朴槿惠丑闻激起的民怨可能更强烈,或许是推行改革的好时机。

家庭负债

韩国家庭负债已达1344.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03万亿元)且持续攀升,美联储(Fed)升息,可能使这个情况更加严重,导致韩债务负担更重。

财政与货币政策

美国利率上升后,韩国降息以支撑经济增长或许近期内不可行。韩公债殖利率已低于美国,进一步降息恐将引发资金外流。

正如上述分析所言,一旦“萨德”入韩成为既成事实,那么无论下任总统是谁,也很难改变韩国经济的状况。对于韩国罔顾中国等邻国利益关切,执意配合美国加紧推进“萨德”部署进程一事,中国已经多次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不满。盼韩国早早清醒,究竟什么才是眼下韩国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来源:中金在线(ID:cnfol-com)综合第一黄金网、韩联社、环球网、中新网。转载请标明来源ID和二维码,否则视为侵权。编辑:罗子轩)



是否加息?周小川最新回应!买房的、炒股的都要看

关于房贷、加息、外储,还有第三方支付、理财乱象等,周小川要开始出手了!看央行行长周小川记者会放“料”。

关于货币政策:货币适当在稳健方面做得更加中性

近期,人民银行在公开市场上利用各种工具,市场认为在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上行,有人觉得,央行在收紧货币政策,甚至以后还会有加息的可能。

对此,周小川表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我们还是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或者更明确的说法,就是我们的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至于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确实中央银行工具箱的工具比较多,工具的使用自然可能也带有引导市场价格、引导预期,同时传导货币政策的意图。但是也不见得对每次操作数量、价格都要作出过度解读。货币政策总体来说还是稳健中性。

货币适当在稳健方面做得更加中性,有利于供给侧改革。如果货币政策太松,有些企业三去一降一补的压力不够。如果经济中货币数量太大,如果真是大水漫灌,对经济是有害。

关于汇率:今年的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

周小川表示,2016年下半年汇率波动比较大一些,有多种因素:

第一,2016年下半年,中国对外投资和其他方面的外部花销比较猛一些,每年下半年这个季节都会多一些,去年多得明显一些,也包括有一些企业在外面收购的热情。

第二,美国大选,特朗普当选,之后出现了很多和一般人预期不太符合的变化,因此导致美元指数上升比较猛。在这种情况下,汇率波动比较大。

2017年随着中国经济比较稳定,而且更加健康,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都取得成绩,国际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也比较好,应该说汇率自动就有一个稳定的趋势。当然,外汇市场历来是非常敏感的一个市场,会随着整个全球经济,也随着中国所发生的各种事件不断波动,谁也不能够非常准确预期2017年走下来还会有哪些不确定性,哪些事件会发生。因此,正常的汇率波动是一个常态,也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关于外汇储备: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利大于弊

周小川表示,之前我们外储增长走得太快了点,我们自己也认为没必要这么多,也有一部分被认为是热钱。发达国家采取了QE,导致其中大量流动性进入新兴市场,其中很多是金融方面的流动。此前发达国家资金流出至少三分之一到了中国。

外汇储备下降也是正常现象,我们也不想要这么多,适当有所下降没什么不好的。储备的东西是用来用的,不是用来看的。

央行副行长易纲表示,使用外汇储备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利大于弊,维护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过程中尊重了市场规律。汇率的平稳是个好事。

关于个人住房贷款:随着政策调整,估计会适当放慢

个人购房贷款的增长,一方面有助于居民买房子,同时,在一些城市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住房库存比较多,有助于降库存。但是反过来说,在一二线城市又容易使住房价格上升。

总体来说,住房贷款在中国还会以相对比较快的速度发展,但是确实要适当平衡。随着住房产业的政策调整,估计会适当放慢。

关于资产管理业务:一行三会已经就大的问题初步达成一致

资产管理的问题,也有的人会把它称之为理财产品的问题,因为资产管理中间有很大一部分是理财产品。目前资产管理业务存在的问题有:

一是理财产品市场上有一些混乱,这些混乱包括比如标准差距太大、套利机会太多、投机性过强等问题。

二是监管之间通气不够,对市场总体观察和风险把握还不够好,所以这方面也要加强。从资产管理各种个体来说,有一些是投机性过强,忽视风险,没有一些起码的风险管理的做法。

三是大家所关心的,有一些资产管理产品或者理财产品嵌套运行,就是从金融系统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到了另外一个行业的一个公司,来回在系统里转。而我们强调资产管理和其他金融业务一样,要着重为实体经济服务,转来转去钱没有到实体经济去。

监管层已经初步设置了一个协调机制——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同时,一行三局已就资管问题初步达成一致。

关于中国债券市场开放

债券市场始终都是有对外开放的内容,并不是哪一年有一些突出的举动。周小川指出,不刻意追求人民币债券交易是否纳入某具体指数,但是会稳步地在这个方向推进。潘功胜指出,作为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也在稳步地推动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这种开放基本上在两个维度上进行:

一是境外机构到中国市场发行债券,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熊猫债”。

二是推动了境外机构投资中国的债券市场。另外,3月1日彭博设立了两个新的指数,将中国债券市场纳入到新的指数之中。花旗前几天也宣布,有三个指数准备把中国的债券市场纳入其中。

下一步,对人民银行来说,会完善相关制度的安排,比如法律、会计、审计、税收、评级等方面的制度安排,为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提供一个更加便利和友好的制度环境。同时,推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跨境合作。

关于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首先这些年这个现象还是始终存在的,但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比例实际上每年都是在上升的。在人民币企业贷款60多万亿这么一个盘子下,已经实现了贷款余额大型企业、中型企业和小微企业三分天下,基本上都是三分之一。

也就是说,在经济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银行业、金融业自己也在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就是说,要更多地面向中型企业、小微企业。因此,融资难的问题会逐渐有所缓解。而价格问题是除了名义价格,还要看实际价格,这跟物价和其他因素有关系。

关于去杠杆:考虑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

央行副行长易纲表示:政府部门杠杆率不高,但企业部门杠杆率在全球比较高。杠杆持续增加不利于经济发展,并增加风险。考虑降杠杆,首先要考虑稳杠杆。家庭、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杠杆率还有一些优化空间。

要发展直接融资,更多资本金进去。考虑在不同行业有严格资本约束。

在这个格局下怎么走出来?无疑有一条思路非常清晰,就是我们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要有更多的资本金进去,这是一条。如果资本金多了,杠杆率就下来了,企业抗风险的能力就加强了。资本金怎么进去?我们考虑在各个行业要严格资本约束。一个企业、一个投资有多少钱就干多少事。这样一个思路,可以把整个杠杆率稳住,然后慢慢地实现有所下降。

关于第三方支付问题

目前,第三方支付产业确实累计了一些问题和风险,主要有几个方面:

第一,市场供给和需求有一些失衡,供大于求的情况比较严重;

第二,对消费者的保护不够。一是消费者的个人隐私特别是关于支付的敏感信息被泄露;二是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还比较严重。

针对这些问题,近两年主要做了几件事。首先,尽量帮助消费者挽回损失,二是强化基础建设,把我们领域的基本规矩建起来。这些年出台了网络支付办法,推行了账户分类制度,对支付机构也实行了分类评级。三是加强监管。经过几方面的努力,支付产业不但没有停滞,还在快速发展,更为健康地发展。

下一步,我们还继续秉持五大监管理念,把支付行业的监管工作做好。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四梁八柱的制度框架已经搭建起来了,下一步主要是做好执行工作。 (本文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来源:中金在线(ID:cnfol-com)综合每日经济新闻、新浪 。转载请标明来源ID和二维码,否则视为侵权。编辑:罗子轩)

中金在线微信(cnfol-com)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中金在线微信

更多 >> 往期回顾